帮助留守儿童 留守儿童救助
昨天已经发过了,不知道为什么又被删掉了。记录的都是我自己的亲身经历,写在这儿是为了让更多需要救助的来找我。希望管理员不要再删了好吧。
同样的帖子,我在百度贴吧转了,在自己QQ空间转了,在自己的朋友圈转了,都是我自己写的,没有抄袭的内容,请管理员手下留情好吧。在这么多渠道转发是为了让更多人看到找到我。我的手机号19920097945(微信同号)是实名办理的。论坛里也有我的实名身份信息,管理员先生/女士可以自己查证。

本人是一个IT圈子的老兵,多年来,一直对于行业内的奇闻逸事并不感兴趣。但这一条除外:在2010年中,微软一位高管放弃百万年薪(当时“百万年薪”的含金量可比今天要高得多),去西部山区支教了。后来详细了解才知道,这还不是一般的支教,而是带着妻子、自己出钱建立了一所盲人学校。从来没用心帮过别人的键盘侠们一定会觉得这也没什么,自己做过才知道其中的难处、和坚持的难得。


几年之后,大概在2015年(我加入微软的时候他已经离开了,素未谋面也不记得他的名字),我再次尝试搜索这位美国人的信息想找到他,Google/百度搜索“微软 高管 支教 贵州 ……”各种排列组合,结果翻很多页都看不到他的信息,最终大概花了我5个小时才找到他的相关报道和这位先生完全中国化的大名“柏尚杰”,足以说明他不止被人们遗忘了,连互联网搜索引擎都把他排在了几十页的后面。即便如此,柏先生仍然在默默奉献,这一点让我很敬仰,可见柏先生不是沽名钓誉之徒。 建完盲校后,柏先生还加盟过一个中国本土公司。后来台湾女企业家、HTC的创始人王雪红女士捐巨资在贵州建了一所职业学院,并聘请柏尚杰先生任副校长。这是能查到的关于他的最后的消息了。

柏尚杰先生在离开微软之前,就任微软全球Web事业部总经理一职。虽然无缘相见,但我2011年入职微软的第一个工作的部门正是微软中国Web部门,多多少少也算有一点点缘分,希望日后能有机会相见向老先生表达一下敬意。



有了这样的前辈,到了某个阶段之后发现自己也开始逐渐关注特殊群体。不过与柏先生完全不同的是,柏先生是因为曾经沧海难为水,而我是因为能力卑微、工作中想再高歌猛进已经无望了,但总还是要做一些事情来证明人生的价值。

到2015年,我的职业生涯到了一个平台期,从那儿以后也就没有太大进步了,随之而来的是无止境的勾心斗角、尔虞我诈的职场生涯,各种比宫斗剧更精彩的大戏每天都在上演。但作为亲身经历者,完全没有看电视剧的快感,除了厌倦、还是厌倦,期间找了各种事情消磨自己的时间和精力。最终,在2018年下半年开始关注困境儿童,并决定这是自己要做一辈子的事情。

其实真心实意帮助别人也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作为一个“易经文明”育化的中国人,我们每个人都应该懂得这个道理。后来我还遇到过一些热血青年,热衷于把贫困地区的孩子接到自己身边来照顾……哇,只能说勇气可嘉,但真的不足为效。曾经提醒过他们,不要因为占领了道德制高点就可以做事大开大合。帮助别人最好的准则是“了无痕迹”,最好让被救助者连救助者是谁都不知道(当然,对于救助留守儿童是很难做到这一点的)。以后有机会了可能还会单独发贴聊这件事情。


后来的经历也确实证明了,想帮助真正需要帮助的孩子们确实是很困难的事,最困难的是找到那些真正需要帮助的小孩。无奈的是主动找到我、并自称留守儿童的人,有相当一部分是骗子。不过这也是意料之中的事情,因为真的留守儿童基本是没有机会上网的,没有电脑、没有智能手机、没有网络、没有网费……任何一个我们常人看来微不足道的小事情,都能把这些挣扎在生死线上的孩子挡在互联网的大门之外。


而一旦有孩子联系我,要初步筛选来骗钱的孩子其实是很容易的:
1)能主动提供学生证、老师联系方式、户口本、当地派出所联系方式的孩子,都一定是急缺钱救命的,对他们来讲有口饭吃远比个人隐私更重要,而且作为家徒四壁的留守儿童,真的没有什么可以被骗的了(当然,他们遇到人贩子的情况除外);
2)大凡伶牙俐齿哭诉自己没钱吃饭的孩子,100%是骗子,因为困境儿童长期(不需要太久,几个月下来就足够了)生活在窘迫的环境,一般都没有自信,言辞木讷,谈吐不清,逻辑混乱;

经验证明,第一条几乎是铁律,但有时因为怕错过需要救助的孩子,我也会在对方没有提供任何材料的情况下资助一下,给他充足的时间来证明自己的身世。
而第二条就没那么准确了,因为除了困境儿童会表现出“木讷”之外,一些网瘾青年也会有同样的表现。前一段时间有一个孩子找到我,跟他周旋了将近一个月,才最终断定他其实是个网瘾青年,真是该死啊!倒不是心疼给他的伙食费,最可恨的是浪费我这么多精力。



因为找不到真正的困境儿童,这件事就一再被推迟,一直到2018年下半年,眼看职业生涯几年内没有太大发展,但总不能就这么颓废了,好歹还是比较认可自己的实力的,总觉得不可以这辈子就这样了,要找一些新的人生坐标。于是开始脚踏实地的救助留守儿童的历程。


第一个救助的是十岁的小孔雀,就是图片里的这位小(图片删掉了,真名隐去了,免得因为暴露隐私被删帖子)。她的妈妈失踪了,爸爸重度残疾什么都做不了。尽管家徒四壁,闺女依然是爸爸的掌上明珠。那份痴情,没有做父亲的人是无法充分理解的:即使身无分文,我仍然认为全世界最好的东西才配得上我闺女。

但痴情归痴情,理想总是要屈服于现实的。到了2018年冬天,家里连一点取暖设备都没有,这在中国的北方地区,简直每一天都犹如漫长的冬季般难熬。最后逼得没办法,爸爸在网上发帖要把孩子送给别人抚养。连发了两次帖子,老天可怜这对父女,没有人愿意小孔雀。后来爸爸找到我希望能帮忙解决取暖问题,第二天我就淘宝寄了美的油汀电暖气,考虑到电暖器是大件,快递周期长,当天又淘宝寄了保暖内衣和热水袋过去。

这件事中间,让我印象深刻的有两点:1)小孔雀爸爸一点都不贪心。寄完这些取暖物资,我再问他还缺不缺别的东西。我以为他会说缺这缺那,至少电费是铁定缺的,因为电暖器取暖很费电的,但实际上他每次都回答得很干脆“不缺,什么都不缺了”,但我还是会隔三差五寄点我认为他们可能缺的东西。相比之下,后来找到我的一些孩子,每次问他“缺什么”都回答缺钱,真是没办法,仔细聊发现他们根本就不是留守儿童,顶多也就是家里有点困难。
2)爸爸只提“为了女儿”,从不提自己需要什么,就好像只要女儿吃饱穿暖,自己就心满意足了。哎,在别人眼里也许这是个卑微的重度残疾人,但作为父亲他真是伟大的人。

如需帮助请用微信扫描二维码关注深圳平谷留守儿童协会微信公众号,同时可接收认证信息与最新动态

 

在法律允许的范围内,深圳平谷留守儿童协会在此声明,不承担用户或任何人士就使用或未能使用本网站所提供的信息或任何链接或项目 所引致

的任何直接、间接、附带、从属、特殊、惩罚性或惩戒性的损害偿。深圳平谷留守儿童协会图片,文字之类版权申明,因为网站 可以由注册用户

自行上传图片或文字,本网站无法鉴别所上传图片或文字的知识版权和真实性,如果侵犯,请及时通知我 们,深圳平谷留守儿童协会将在第一时

间及时删除。如发现发布虚假信息者,请点上方方举报,经深圳平谷留守儿童协会核实后,锁定其ID存档其所有信息并 予以警告,情节严重的,留守儿童

网就为国家司法机关提供相应的违法犯罪者的线索和证据让司法机关依法打击。凡以任何方式 登陆深圳平谷留守儿童协会或直接、间接使用留守儿童

网资料者,视为自愿接受本网站声明的约束。

---------------------------------------------------------------------------------------------------------------------------------------------------------------

沙发
发表于 2019-1-29 15:22:06
系统提示!深圳平谷留守儿童协会所有通知都通过深圳平谷留守儿童协会微信公众号Guerwang和站内系统提醒发送,不会以个人方式联系您,敬请留意!深圳平谷留守儿童协会致力于孤残儿童、留守儿童、被拐儿童的救助、就业、助养。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新帖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 寻找1996年10月27日出生,1997年

    寻找1996年10月27日出生,1997年3~4月于集美区灌口镇遗失的姐姐。你现在在哪里?安好?家里人寻找你很

  • 女儿寻找失踪母亲杨计兰

    杨计兰 河北省邯郸市鸡泽县 鸡泽县鸡泽镇西营村 女杨计兰 身高161厘米 1998年12月27日 走失河古庙有

  • 赞助5名儿童的上学费用

    湖北省利川市的上学费用有问题的可以赞助5名儿童的上学费用 15355678030需要学校核实

  • 帮助留守儿童

    我想帮助一名留守儿童,使她感受到家庭的温暖,感受幸福的生活。微信rr2244017901

  • 留守儿童一生

    自幼给人收养,收养人没有给我美好的童龄,过早感到人生的悲欢离合,过早人情冷暖,直到现在人到中

Copyright © 2006 - 2019

Powered by X3.2. Theme designed by .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